艾斯曼是真的不想死,因为他的心中有比生命更热爱的东西,可这儿都是他的人以及席湛的人,顶多加上赵尽,墨元涟是孤身一人的,既然墨元涟是孤身一人他为何怕?

  莫不是赵尽真与墨元涟有关系?

  我深吸一口气警告自己别胡思乱想,我盯着艾斯曼道:“我与墨元涟不熟,没怎么打过交道,无法帮你,而且也没有理由帮你。”

  我当着墨元涟的面说我们不熟。

  是他方才说的今后做个陌生人。

  我这也是顺从他的心意。

  见我如此说话,席湛面色颇为愉悦,他向我招了招手嗓音温柔道:“允儿你过来。”

  我起身到了席湛的面前,他拉着我坐在他的身边向艾斯曼道:“答应我的条件罢。”

  席湛这是向艾斯曼提过什么条件?!

  艾斯曼果断拒绝道:“你连保我都不愿意,还想不费吹灰之力拿走我多年的心血?”

  席湛当着众人理着我的耳发道:“当年你骗走我一笔巨款,现在不过是加利息还我。”

  艾斯曼道:“我的这些游戏专利价值早就超过了当年骗你的那笔钱,甚至百倍千倍。”

  “在我手中它们还不至于蒙尘。”

  这就是关键。

  艾斯曼一旦死亡就需要人继承他的游戏专利,依照他对游戏的热爱他定会选择一个能将这些游戏发展壮大的人,而在场的就席湛和艾德里安可以选择,毕竟墨元涟不稀罕他的游戏专利,而赵尽又没有那个实力!

  “小姐,他说只要你开口……”

  艾斯曼又将希望放在我这里。

  我清楚只要我开口……

  可是我凭什么要帮他?

  何况我想让墨元涟报仇。

  我想让他心底痛快!!

  我坐在席湛的身侧规规矩矩的说道:“我凭什么要为了你欠下人情?席湛是我的丈夫,我又凭什么去求墨元涟让席湛难堪呢?”

  艾斯曼面如死灰。

  倘若是我,我也会这般!

  我当时并未想过因为我和席湛的绝情竟让艾斯曼产生了要与我们同归于尽的想法。

  他忽而笑开,也不再求谁。

  他伸手摘下墨镜又理了理自己颇有些褶皱的西装,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令我惊奇。

  “云翳,虽然你不信,但我对你是有知遇之恩的,是你将我从我继母那里救下并给了我一个容身之地,我也想过这辈子好好的效忠你,可我终究抵不过我心中的热爱,陈深给了我启动资金以及地盘,在那五年的时间里我可以尽情的做我想做的事,这诱惑……”

  这诱惑让艾斯曼背叛了墨元涟。

  墨元涟不以为然的语气打断他,“我并不在意,你背不背叛我这件事我从未在意过。”

  他并不在意艾斯曼。

  可他在意席湛、陈深以及蓝公子。

  不然他不会给他们安排三座墓碑。

  “你不在意可你从未想过放过我,哪怕我苦苦哀求你都没有用,云翳,这艘游轮是我的地盘,你难道就不怕我与你鱼死网破吗?”

  墨元涟轻蔑的笑了笑,“愚蠢,竟然还想试探我,艾斯曼,我对你的想法了如指掌。”

  艾斯曼震住,面色铁青。

  他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时笙顾霆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推掉那座塔只为原作者时笙顾霆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时笙顾霆琛并收藏时笙顾霆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