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玄月气哼哼地向宫外的树林走去,纳兰若叶这一路举着大伞,紧跟其后,吃力的很。

  终于走到了树林深处,武玄月猛然转身,怒气横生质问道:“我问你!我是不是一个十恶不赦的人!!”

  纳兰若叶惊愕,回头神来她思索片刻,尴尬笑道:“怎么会?至尊这样做肯定是有你的打算,我明白至尊把所有的锅都推到了欧阳琳琳身上,为得不过是让单大人死心,别在趟这一淌浑水罢了。”

  武玄月别头鼻孔扩展收缩剧烈,攒拳怒目,气得恨不能捶人去!

  武玄月气哼哼道:“我这样做有错吗?”

  纳兰若叶连连摇头,应和道:“绝对没错!!至尊高瞻远瞩,布局走棋,只是……”

  说到这里,纳兰若叶声音微弱了下来。

  武玄月一眼犀利,恶狠狠道:“只是什么?!”

  纳兰若叶小心翼翼瞄了眼武玄月的脸色,谨慎道:“纵使至尊布了一局好奇,但是总有些棋子不收管教,再加上……那敌方的棋子,前来搅局……”

  经纳兰若叶这么一提醒,武玄月恍然大悟,眼神暗了下来,阴沉中不时闪现几分凶险。

  武玄月收敛怒气,转而恨绝,她脾气消了不少,理智冷静顿时涌上了大脑。

  武玄月噱舌咬了咬了牙道:“游离……又是你!!哪哪都有你是吧??你这个小人,为什么能够活得结实?非但没有遭天谴,反倒是步步为营,步步取胜?老天爷是瞎了吗?”

  听到这里,纳兰若叶小声接话道:“至尊——有些人有些事已成定数,这人间阴阳对立平衡,有太阳就会有月亮,有白昼就会有黑夜,有男人就会有女人,自然天底下有好人就必然会有坏人,两者之间的关系既是对立克制,又是共存联系,有时候对立关系,就是为了达到一种最为平常的状态,所以……这天下的恶人之多,就想天下的好人之众,相互牵制,相互克制,矛盾而共存,这是老天爷早已经安排好的,不是人为都可以改变的。”

  此话一出,武玄月当时瞪眼愤怒,火冒三丈——

  纵使现在的纳兰若叶说的这些话都在理,而此时此刻的武玄月因为情绪所致,根本听不进去只言片字,反而把这一股脑的怒气,全都要发泄在纳兰若叶身上。

  武玄月怒视而望,压着火气,闷声道:“听师尊的意思,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是吗?让我武玄月硬生生把这口气给吞了?任他游离小人手段,阴险算计,步步上位,残害忠良,挑拨离间,我竟然都要装作充耳不闻,什么都不知道是吗?”

  纳兰若叶似乎在武玄月的眼中看到了愤怒的火焰,她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并不让对方满意,但是事已至此,自己除了那这些自己多年人事的经验来宽慰对方,纳兰若叶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纳兰若叶轻叹,明知道接下来的话,会让武玄月更加不爽,但是她还是说出了口——

  “至尊,天道轮回,有些人作恶太多,老天爷没有收了他的命,那是因为老天爷认为他还有继续活下去的价值,而他所造的孽,这一笔笔帐,老天爷都记着,待这个恶贯满盈之时,老天爷会用他的手段来惩处恶人,所以……至尊,你要保持好自己的心态,你与我只不过是一个旁观者,对于恶人之行不是让你充耳不闻,而是希望你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推掉那座塔只为原作者莫晓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莫晓苏并收藏将武生之武家庶女别太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