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下午僵持到半晚,天光晦暗时分,三道攻击毫无预兆而至,一道出自湖中水里,并无华丽的技能光芒爆出,破水而出的仅仅是一道拇指粗细的透明水线。

  </p>

  另外两道则是左右后方各一道,左方一道和天光一般晦暗的细长剑光,右后方则是竖切而至的一道细细黑色刀芒。

  </p>

  动手前的短短一霎,段德就落入三种不同的道念干扰,腰部以下更是让黑色藤蔓死锁,双腿表面也被石化,脚底板一个水璇吸住脚面。

  </p>

  双眼失明一片黑暗,双耳失聪,五感全失,心中杂念从生,骇然却不慌乱,脸上保持了一整个下午木然的脸显出解脱的狞笑。

  </p>

  手中鱼竿向前一捅,水面上一节爆碎开去,左手握拳紫色绒毛飘出,右手杀猪刀横切带起同样一道细细的猩红色刀光,刚好和竖劈而至的黑芒组成交叉十字。

  </p>

  做出反应的段德没有能够移动半分,一个铁毡挡在胸前,被细细水线穿透大半,一把撞在段德胸前,如此巨力也没能撞飞他。

  </p>

  脚上骨骼脱节的脆响和胸前肋骨的爆碎声连成一片,左方来的晦暗剑光由于段德身躯在万分之一刹那受到撞击后移,剑光从左胸稍靠前破入段德胸膛。

  </p>

  受前方压力,细剑弯曲从右胸破出体外,右方一声清亮的脆响,‘咔擦’声中,半把短刀失了准头,削开段德腰腹以下,将右边屁股大腿整体削开,盆骨大腿骨也不例外,刀光破开肉体没入地面消失不见。

  </p>

  水中杀手随着段德一捅,瞬时间便没了动静,左边黑衣蒙面刺客欲要横切,腋下右胸已经撞上段德左拳,瞬间爆射而出,瘦弱的身体砰然之中飞跌出几十丈,撞碎一整条线的木头,栽入土中已不成人形。

  </p>

  右边是个瘦长个儿,他同样在前冲途中稍稍改变攻击方向,从右后划出一道优美的轨迹转入右方出刀。

  </p>

  可惜尽全力一刀不及段德强横的力气,以及高配置的杀猪刀,连人带刀被削成两截,前半截还是随着断刀对段德构成了伤害。

  </p>

  一头栽在段德脚下,后半截越过前半截撞在段德身上,掉下去刚好一屁股骑在自己头上。

  </p>

  整个攻击短促无比,没有超过一刹那,一切尘埃落定一声混杂了各种声响的怪异和音才飘出来。

  </p>

  有水中杀手细剑破入铁毡的声音,铁毡撞在段德身上的骨裂,和闷响,有段德手中鱼竿爆碎声,也有兵器碎裂的咔擦声,各种声音随着报废的铁毡落入段德身前的水里,所造成的落水声而结束,唯独没有兵器破空声。

  </p>

  在段德迎击瞬间魔莹莹就已经站起来,可是没有了下一步动作,墨镜后的目光牢牢锁定在离她十丈的一棵树下。

  </p>

  那里不知何时出现的一个黑袍面具身影,没有言语,既然对方现身那就代表不是要和魔莹莹斗,而是阻止她的越矩,所以魔莹莹没有再动,这个人比她高上不止一点点,分神之上的存在!

  </p>

  一切结束,段德胸口塌陷还有一柄细剑穿在里面,穿着左肺擦过心脏破出右胸,已然弯曲掉了。

  </p>

  右边屁股到大腿分为两片,中间鲜血却是没有半滴掉落,可怖的伤口烟雾缭绕,呲呲作响。

  </p>

  段德脸色惨白,已然不能呼吸,心脏被铁毡敲击,已然被那细剑破开来一条毙命的伤口,不再跳动,双肺碎成渣渣,能有用才怪。

  </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蛮横的屠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推掉那座塔只为原作者义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义冢并收藏蛮横的屠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