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辞见他慢悠悠倒水,整个人都跟着陷入无比的恐慌里。https://

  直到霍慕沉将水杯送到她粉唇下,说:“乖,张嘴,喝点水,我不逼你,你慢慢想。”

  宋辞喝了几口,才渐渐安稳下来,她皱了皱秀眉,胆战心惊的回道:“我要是说,其实我也不知道,你信不信?”

  “信。”

  对于宋辞的话,霍慕沉从来都没有不信过!

  宋辞闻言,才嗫喏着唇,继续说:“你那时候总是不让我出门,我不怎么认识你身边的人,就多见过几次步言。

  那时候我知道他的性格是活泼开朗的暖男,但是到后来,你带我出席酒会,我再见他就是阴郁自闭。

  他什么时候去世,具体时间我不记得,应该是在我们婚后两年,你……满身酒气回来告诉我,步言去世了。”

  顿了顿,她脸色微白,对上霍慕沉眼神,不自觉往后挪了挪:“你过后几天一直在借酒消愁,还发了好多脾气,更对我……最后你带我出席步言的葬礼。

  我最后一次见到你的兄弟,就是在他的葬礼上,你很伤心,应该是……伤到骨子里,而后来……”

  “后来什么?”

  霍慕沉低沉道。

  “后来……”宋辞眼眸闪躲,一口将他手中水杯抢夺过来,仰头‘咕噜咕噜’灌进去,吞回喉咙眼的话:“后来没什么,我要上楼换衣服,出门了。”

  她低头见自己穿得是睡衣,而霍慕沉是西装,显然他原先是要出门,而且没准备让她出门!

  眼瞧见宋辞就要离开他定定的视线里,霍慕沉开着低腔:“坐下!”

  宋辞被迫止住脚步,特别怂得转头,委屈巴巴看向霍慕沉。

  他说:“说完。”

  “说什么?”宋辞佯装不知:“上一辈子的事能告诉你,我都已经告诉你了,你还想知道什么。”

  “我不喜欢有人骗我,懂?”霍慕沉凛眸寒盯着她,让宋辞打了冷颤。

  “你不是问我步言的事吗?步言的事,我都已近告诉你了。”宋辞对于自己重生的事情能被霍慕沉挂在心上,还比较好奇,要知道霍慕沉之前一直都没有相信。

  “比起步言,我更在乎你。”

  霍慕沉从来都不是好人!

  宋辞刚才说,他状态极差,能使他颓丧的就只有宋辞!

  他懂得伤心和剜心的区别!

  霍慕沉起身,俯靠到宋辞面前,薄唇在贴到她一息距离时骤然停住,勾唇道:“小辞,其实你从来都不了解我,我不会轻易在外人面前流露那种非正常的情绪。”

  宋辞表示:“其实我觉得你现在才最不正常!”

  “你的描述难得真实,但我不仅仅是因为步言去世伤心,我真正感觉到被剜到心口是因为你,对吧!”霍慕沉又补充。

  宋辞下意识抿住唇瓣。

  “因为我潜意识里只有你和步言需要多照顾点,步言若是去世,我就只有你了,对不对?”霍慕沉撩唇。

  【步言去世了,我就只有你了!】

  【你不能离开我,我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宋辞霍慕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推掉那座塔只为原作者此间朝暮不辞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此间朝暮不辞你并收藏宋辞霍慕沉最新章节